在樱花国度留学的那些事(十)

信息来源:网络  发布时间:2009-02-07
摘 要:

北京美加百利留学,是获得教育部、公安部和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批准的权威专业认证的留学咨询公司,美加百利留学提供美国、加拿大、英国...

关键字:

在樱花国度留学的那些事(十)


在樱花国度留学的那些事(十)——复印风波

    到了日本后,暂时住在朋友家。第二天,我赶快去学校找招我的指导老师,管野教授。到了学校,我才知道我的指导老师已经更换,新的指导老师叫广田,是刚从另外一所大学调来的。

    了解到这种情况后,我马上去和广田教授见面,恭恭敬敬地奉上礼物。广田教授给我介绍了研究室的情况,又将助手介绍给我,接着就让我到实验室去,自己找个座位。

    当时广田教授研究室除了我以外,还有另外三位学生。

    一位是南斯拉夫的博士生彼得,再过一学期他就要毕业。彼得不是东京工业大学的学生,而是另一所大学的学生,由于指导老师已退休,所以,他由广田代为指导培养。到了毕业时再回那所学校进行论文答辩,论文通过后就算从那所大学毕业了。在日本这种情况很普遍。彼得是一位国费研究生,日本政府提供全额奖学金。彼得在日已有数年。

    另一位是韩国人,他也是从管野教授研究室转来的。那位韩国学生准备考博士,当时是研修生,要参加数月后的考试,考上了就成为正式注册的博士生;考不上就下一次再考。那位韩国留学生到日本才几个月。

    另外一位是中国人,他是广田教授从法政大学带来的研修生。据说已在广田研究室呆了好几年,正准备考研究生,那时他一个星期就来一、两次。

    这以后,我基本每天去研究室,每天研究室里只有三个人:彼得、韩国留学生和我。不但很快和研究室的其他同学混熟了,而且也认识了一些其他研究室的中国留学生。通过一阶段的了解,我对日本的大学、我们系及研究室的情况有了一定的了解。

    在日本的大学里,特别是像东京工业大学这种有名的国立大学,老师之间的斗争是非常激烈的。研究派系之间互相排挤,扶持自己的力量,打击不同派系的人。管野教授在系里非常有势力。这个系是他一手创建的,但他已快退休,在他的研究领域,管野教授很有名的,他希望即使他退休后这个研究领域在日本学术界还能有一席之地。通过自己的影响,管野教授从一所私立大学将广田调来。同时管野的学生也在同一系里作副教授。

    广田来后,立即就当上了教授。当时广田才四十多岁,这在东京工业大学这种学校里是很少见的。当管野教授招收我作为他的研究生时,就可能已经是为广田代招的。招生时,广田那时不属于东京工业大学的教授,他不可能招收学生。

    由于这一层关系,广田研究室实际上和管野研究室是兄弟研究室。

    广田研究室刚成立,什么都得从头干起。更头疼的是,广田研究室的主要研究方向是什么,或许他自己也不知道。我们干什么更是不知道。

    在日本的大学里,由于从前研究的方向已趋完成,新的研究方向还未找着,指导老师有相当大的压力,通常老师会安排几个学生搞这个,另外几个学生搞那个。当时,我们就处于那种状况,我们三个人的研究方向互不关联。

    广田研究室当时全是留学生,这一点很特殊。所以在日本文化和外国文化的冲突上表现得最为突出,矛盾最利害的是广田和彼得的冲突。

    我刚去时,像所有其它的日本研究室一样,研究室的师生会一起吃饭。到了午饭时间,助手会叫我们和广田教授一起去吃午饭。由于有好几个食堂,基本上广田说去哪个就去哪个,但有时彼得也表示自己的意见,这时大家也会听从彼得的意见。

    在东京工业大学,大部分研究室的学生复印资料是由研究室出钱。

    刚开始,广田研究室也是这样处理的。系里有一台复印机,每个研究室都有一张那台复印机的磁卡,记录了该实验室用那台复印机印了多少页,到一定时间后,研究室统一结算。一切没有人管,大家很自觉。

    大约在我刚进不久,广田发现复印费的开销过大。老师说,和其它研究室比,我们研究室使用的并不多。我知道其它研究室的有些学生是将书整本复印。

    但或许我们是新研究室,经费不充裕;或许是广田小器成性,所以我们研究室学生复印时,要收费。即我们每人拿卡去复印时,在一记事本上,记上自己复印了多少页,到月底,一齐清算,没人会不记或少记的。

    在日本,各研究室的规章制度全是老师说了算,没有人能反对的,但我们研究室都是留学生,特别是南斯拉夫的彼得,对这个建议反对得最强烈。

    我复印的不多,另一个中国人不常来,所以这个问题对我们影响不大。而韩国人反对,但东方人毕竟不像西方人,他不明着反对,只在背后说说。而彼得公开反对。

    日本人不明确表示自己的意见,在日本这是美德。为了执行复印收费的问题,广田教授也不将他的意见明确表示出来,每次谈到这个问题时他都是以征求大家意见的态度问大家,好像是和大家在商量,但实际上商量和不商量是一样的,这只是一种民主的象征罢了。这就是日本社会的一种现象,商量前结果就已经定了,等着大家举手表示同意罢了。

    每次广田和大家商量时,彼得就会出来反对,并且只有他一人针锋相对的反对。这样广田就经常找彼得单独谈话,两人经常一谈谈数个小时,但什么问题都没解决。

    谈完后,彼得告诉我,广田又告诉他日本某家企业的员工为了公司的利益,自己拿钱去替公司办事,现在的日本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强等比喻,来暗示彼得应该向那些公司的员工学习。但这种做法对一个日本人来说或许会激励他的发奋图强,勤俭节约,但对西方人的彼得来说,他不明白广田教授讲这些话的意思。谈了几次,在复印这个问题上没有丝毫进展。

    最后,在一次开讨论会时,广田强行宣布以后复印交钱,每页的价钱较商店复印便宜20%左右。当时宣布完这个决定,彼得大声说:“在外面复印时有收据,你们这复印有收据吗?"

    广田没办法,说:“如果你们收据的话,我给你们收据。”

    这次后大家都不高兴,但也没有办法,只有执行。

    开完学习讨论会后,彼得说,他要拿着收据去给教务处看。但事实上过了不久,他就学成回国了,也并未去找学校。

   

   
    next
微信“扫一扫”,留学资讯全明了!小编的“欢迎光临”只为等待您,让留学疑惑统统变浮云!您也可以搜索“百利天下留学”、“bltxjy”关注哦! 百利天下留学
分享到:
  • 世界三大高校排名榜单 哪个最适合留日学生?
  • 赴日签证再次放宽 来看看具体细则!
  • 留学不易!且行且珍惜!
  • 日本留学技巧打开:点亮你的生活
  • 日本留学出行怎样最划算,你知道吗?

热点关注

留学产品